<listing id="1jrhr"><var id="1jrhr"><i id="1jrhr"></i></var></listing><cite id="1jrhr"></cite><cite id="1jrhr"></cite>
<var id="1jrhr"></var>
<var id="1jrhr"></var><cite id="1jrhr"></cite>
<menuitem id="1jrhr"></menuitem>

 

 

民法典的實施系列講座第二講成功舉辦

2020年9月8日下午,「明理講壇·民法典實施」系列講座第二講成功舉辦,本次講座由清華大學法學院主辦,法學院研究生會承辦,通過騰訊會議與騰訊直播平臺向社會公眾開放。

講座由汪洋副教授主持,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民法典編纂小組成員、物權編課題組總負責人崔建遠教授以「民法典合同解除的制度革新」為題對民法典中合同解除的制度變化做了深刻闡釋。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申衛星教授為本次講座致辭。申院長指出,為響應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民法典重大意義的宣傳教育”的要求,本次系列講座系清華大學法學院繼聯合“得到”對民法典進行宣講后創辦的第二階段系列講座。

相較于前一階段,本次系列講座側重于從民法典的“中觀制度”和“微觀規則”兩個層面進行詳解。緊接著,申衛星教授向全體參會者隆重介紹了本次的主講人崔建遠教授,感謝崔老師為清華法學院法學人才的培養所作出的突出貢獻,并感謝崔老師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進行本次專項講座。

崔老師緊緊圍繞合同解除這一主題,從學理和實務兩個層面,講授了民法典編纂過程中這一制度存在的問題及爭議點。

首先,崔老師對合同解除的整體概況進行了介紹。除約定解除、協議解除、法定解除之外,崔老師還重點對情勢變更與廣義合同解除之間的關聯,以及《民法典》第五百八十條第二款在立法過程幾乎被腰斬的“多舛命運”進行了闡釋。

隨后,崔老師分析了合同解除的對象。崔老師指出,“合同解除要以已經有效甚至以生效的合同為對象”的觀點應當得到修正,并給出反對理由:第一,現今中國法律并無明文規定合同解除必須針對已有效或生效的合同;第二,舉重以明輕,已經有效甚至生效的合同在出現一定事由時,尚可以解除,那么也應允許成立但未生效的合同解除;第三,出于促進交易和公平正義的考量,對于一些不利于當事人、無存在價值的未生效合同,應當允許解除,以便于當事人擺脫合同的束縛,在市場交易中“輕裝上陣”;第四,正如拉德布魯赫教授所言,“債含有死亡的基因”,合同從設立開始其目的便是為了得到物權等其他權利,債權不可能永遠存續,應當在適當的時候“死亡”;第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外商投資企業的司法解釋已經規定了未成立、生效的合同可以解除。

緊接著,崔老師結合多年實務經驗,介紹了原則上不能解除的合同類型。第一種,根據《合同法》第四百零三條,委托代理中,隱名代理人向相對人披露真正的當事人后,相對人的選擇權一旦行使,確定新的法律關系后,不能再以行使選擇權之前的事由要求解除合同;第二種,合同雙方如果一方確實有違約行為,但主要義務已經履行完畢,且未造成合同目的未達成的嚴重后果的,不能允許將合同解除,使守約方獨享合同的成果;第三種,多方合伙合同之中,不允許僅因某一方合伙人不履行出資義務而將整個合同解除,否則將嚴重損害合伙人的利益;最后,根據《保險法》的規定,保險公司一方不允許在保險過程中不能任意解除。

之后,崔老師介紹了違反從給付義務和合同解除的關聯。崔老師與大家分享了自己親身經歷的一起涉及房屋租賃合同的仲裁案件,借此案說明合同的主要條款不是看當事人是否重視,而是有另外的區分標準,并介紹從給付義務和附隨義務可以較為寬泛的以“是否可獨立起訴”為標準。另外,通過“遼寧大廈”案件,崔老師分析了關于合同撤銷和解除之間的選擇。

最后,崔老師對民法典中不可抗力、合同解除的除斥期間、合同解除的效果,以及合同解除對于損害賠償請求權等問題展開分析。崔老師指出,合同解除這一看似邊緣化的法律制度,在實務中經常被涉及,這一制度牽動了物權變動、不當得利、損害賠償等多種民法制度,需要同學們具有多方面的民法知識才能夠掌握。

崔老師還特別強調了法學生加強邏輯訓練的重要性,他認為無論是在學術還是實務工作之中,只有在大的觀點框架之下邏輯嚴密地步步推進,才能說服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

申衛星教授作為與談人分享感悟時表示,合同解除制度是民法中非常重要的制度,合同在被解除之后會涉及到債法中的不當得利返還、物權法中的物上返還請求權等多種權利,崔老師在講座中以小見大,對合同解除問題進行了系統梳理,其中的細節內容值得大家進一步學習。

最后,臨近教師節,申衛星教授代表所有同學祝福崔老師教師節快樂,并再次向崔老師表達了敬意,本次講座在對大家的“云端祝福”中圓滿結束!

 

凤凰联盟